白露

我的哥哥
满翔
1.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没有骗我吗
   全都是实话哦 ——题记

“走开!阴郁鬼!看见你就烦!”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被这样对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呢,明明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当然是你这一脸阴郁样啊!你都不知道有多恐怖
” 恐怖…吗,那我要怎样才能讨人喜欢呢,是不是只要多笑笑和开口说话就能讨人喜欢了?那明天就努力试试吧 “奇迹啊,大伙看我们的面瘫翔君终于笑了!”
“感觉好怪啊”
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么理解
“他的笑容真渗人”
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想我
“他是不是头脑有问题?”
“我觉得有可能呢~”
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问题
“他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有没有人来告诉我呢?这样手足无措的他,这样被男孩子们殴打,被女孩子嘲笑的他,这样茫然无措不知去哪又回归何方的他,
拜托了啊,拜托了啊,能不能给我救赎呢,在这暗无天日的生活里有一丝阳光也好,
但尽管这样的渴望着的祈祷
答案就连自己也渐渐知道了呢
完全没有哦,完全也不会有的吧
……………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说翔,他明明是个很好的孩子”左手被熟悉的温度紧紧握住,手的主人激动的与欺负自己的人争吵,温热的感觉从手心传到心房,感觉整个心都为之颤动。“啧,哎呦,管事鬼又来了”被打扰了“兴致”的大家扭头向红衣服的小孩挖苦着,语调阴阳怪气,透露着对对方成绩的不满“我们的天宫学霸居然不学习了,真是恭喜”“是啊,我怕再学习下去有些事情的发生我可能就会错过呢”面对他们的语言讥讽满也不以为意,他们永远只是这几招翻不出新花样,倒是翔,去安慰安慰他吧。“啧,真是无趣的回答,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做‘保姆’了”对方挪移的回答自己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有身后低着头的人默默下意识想抽回手,笑了笑抓的更紧。
当那群顽皮的学生跑过警卫室时,满放心的坐下连带着低头的翔,自己的手也传递着对方的无助和难过,被压抑着的细碎哭声渐渐顺着墙壁回荡在耳边。手背上的温热液体在提醒自己对方正在释放不知从何而起就有的感情,伸手搂住对方让其感受自己的心情,用自己尽可能温柔的声音传递着‘啊,已经忍不住了呢’“没关系哦,这里只有我们,请尽情的哭吧,不需要做什么勉强自己的事哦”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着,怀抱着哭泣的他下意识的对他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完了,我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要不先道歉好了qwq’“没…哈嗯……嗯…没关系…哈嗯…吗”对方轻轻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哽咽的回答自己,比自己还要柔顺的头发下的透出的仿佛得到救赎的眼神。和自己一样紧张渴望得到对方肯定的动作,都在督促自己说出一件事,
“嗯,没事的呦。”下定决心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意料之中的柔顺忍不住停留的时间长了一些,“哎?!”翔对自己被摸头被接受什么的事都没有想过,努力的想擦干泪水却发现只会更模糊。被对方的答应震惊在原地,正在迷茫的时候,发间的温暖传递了过来,不被人所信赖,关怀,喜欢的阴霾仿佛也不复存在。纸巾在脸上寻找着悲伤的泪将它们好好的保存起来,这张可爱的脸应该没有哭泣的。 “走吧,我们该回家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满起身拉起还有些茫然的自家弟弟,替他整理好衣服确保不会有蛛丝马迹被发现后对他开口。
“嗯”
“对了,翔刚才的笑容很好看哦”
“真的吗?”
“没有骗人哦”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