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

来加入风油精的队伍吧xx

兄弟俩的风油精play

“哎?!这个是什么?”天宫满疑惑的看着这个在家里发现的绿色小瓶子,见四下没人就将它放在自己上衣的口袋里跑出去玩了。“要不先给自己试试”满拿出那个瓶子往脸上抹了点,“好凉快!咦?”然后凉爽感过去时天宫满终于知道了风油精的威力,这酸爽,令满不敢相信。简直就像吸了猫薄荷一样!天宫满小心翼翼的收起这个绿色的小瓶子。(以便时不时爽一下)
“翔!起床了!”满轻轻的敲着房门,下意识推推门发现可以打开,“我进来了呦”满一边轻手轻脚的靠近翔的床铺,一边拿出了他罪恶的小瓶子,“就用这个让你清醒一下好了,哎!”专注于怎样使用的满没有注意脚下然后扑街,绿色小瓶子应该说风油精就呈抛物线摔在翔的床上,可喜可贺。“唔…哥哥,你好吵啊,哎!”倒在床上风油精顺着单薄的夏被很自然的爬到了翔的丁丁上……“哇啊啊啊啊啊!!!”“翔!翔!你怎么了!”听见弟弟的惨叫声,满快速的爬起来跑到他身边抱住他。“呜…快放开我…唔”本来想睡懒觉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下身一阵凉爽仿佛那个东西已经不是自己的,让自己想切了它,想去厕所冲水又被哥哥抱的死紧简直要上天!“放…开…我…”哥你mdzz!我要和你断绝兄弟关系!这一天,天宫翔终于知道了被风油精所支配的恐惧,和不能去厕所的痛苦,还有下体入地的凉爽刺激。
‌然后翔把满愉快的关进柜子里【剧情END】
过后,长大成人的真·天宫满时常的懊悔着,当初为什么要滴自己的弟弟风油精,弟弟都不理我了!这让弟控怎么办哦【好气但还是要来一滴风油精】
‌当初那么好的时机,应该去哔——了他的,唉——
翔:什么都别说了【举起装有风油精的盆】先来一盆吧【微笑】

我的哥哥
满翔
1.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没有骗我吗
   全都是实话哦 ——题记

“走开!阴郁鬼!看见你就烦!”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被这样对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呢,明明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当然是你这一脸阴郁样啊!你都不知道有多恐怖
” 恐怖…吗,那我要怎样才能讨人喜欢呢,是不是只要多笑笑和开口说话就能讨人喜欢了?那明天就努力试试吧 “奇迹啊,大伙看我们的面瘫翔君终于笑了!”
“感觉好怪啊”
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么理解
“他的笑容真渗人”
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想我
“他是不是头脑有问题?”
“我觉得有可能呢~”
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问题
“他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有没有人来告诉我呢?这样手足无措的他,这样被男孩子们殴打,被女孩子嘲笑的他,这样茫然无措不知去哪又回归何方的他,
拜托了啊,拜托了啊,能不能给我救赎呢,在这暗无天日的生活里有一丝阳光也好,
但尽管这样的渴望着的祈祷
答案就连自己也渐渐知道了呢
完全没有哦,完全也不会有的吧
……………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说翔,他明明是个很好的孩子”左手被熟悉的温度紧紧握住,手的主人激动的与欺负自己的人争吵,温热的感觉从手心传到心房,感觉整个心都为之颤动。“啧,哎呦,管事鬼又来了”被打扰了“兴致”的大家扭头向红衣服的小孩挖苦着,语调阴阳怪气,透露着对对方成绩的不满“我们的天宫学霸居然不学习了,真是恭喜”“是啊,我怕再学习下去有些事情的发生我可能就会错过呢”面对他们的语言讥讽满也不以为意,他们永远只是这几招翻不出新花样,倒是翔,去安慰安慰他吧。“啧,真是无趣的回答,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做‘保姆’了”对方挪移的回答自己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有身后低着头的人默默下意识想抽回手,笑了笑抓的更紧。
当那群顽皮的学生跑过警卫室时,满放心的坐下连带着低头的翔,自己的手也传递着对方的无助和难过,被压抑着的细碎哭声渐渐顺着墙壁回荡在耳边。手背上的温热液体在提醒自己对方正在释放不知从何而起就有的感情,伸手搂住对方让其感受自己的心情,用自己尽可能温柔的声音传递着‘啊,已经忍不住了呢’“没关系哦,这里只有我们,请尽情的哭吧,不需要做什么勉强自己的事哦”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着,怀抱着哭泣的他下意识的对他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完了,我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要不先道歉好了qwq’“没…哈嗯……嗯…没关系…哈嗯…吗”对方轻轻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哽咽的回答自己,比自己还要柔顺的头发下的透出的仿佛得到救赎的眼神。和自己一样紧张渴望得到对方肯定的动作,都在督促自己说出一件事,
“嗯,没事的呦。”下定决心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意料之中的柔顺忍不住停留的时间长了一些,“哎?!”翔对自己被摸头被接受什么的事都没有想过,努力的想擦干泪水却发现只会更模糊。被对方的答应震惊在原地,正在迷茫的时候,发间的温暖传递了过来,不被人所信赖,关怀,喜欢的阴霾仿佛也不复存在。纸巾在脸上寻找着悲伤的泪将它们好好的保存起来,这张可爱的脸应该没有哭泣的。 “走吧,我们该回家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满起身拉起还有些茫然的自家弟弟,替他整理好衣服确保不会有蛛丝马迹被发现后对他开口。
“嗯”
“对了,翔刚才的笑容很好看哦”
“真的吗?”
“没有骗人哦”

双森

曾经的阴阳代理人,现在的仙族大长老蒋天心,蒋大叔,如今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他的徒弟,变成两个了... 蒋天心望向床上,两个容貌相似的少年正相拥而眠,头顶的呆毛缠在一起,好像在沟通一样。 不行...太可爱了,无意卖萌可耻啊!本来一个就很可爱了,现在又来一个......我先去医院输一下血。 房间里的两只端木森其实一开始就在用呆毛对话,“你是谁?”“我是十年前的你。”“为什么回来到未来。”“因为某些超自然因素......”“为什么我们会有呆毛?”“因为作者想看。”十年后的端木森好像八卦之心一点没变,抱着十年前的自己问这问那,小脸兴奋的通红。终于,十年前的端木森炸毛了,“不要问了!睡觉!”蹦起身把被子一裹,抱着还意犹未尽的十年后的自己睡了。“哎!你怎么就睡了?我还没问完呢!”虽然很不爽被自己年龄小的人抱在怀里,但还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了(他身上的气息还挺好闻的。)。 蒋天心输完血回来,看着相拥而眠的两个徒弟,不由得感叹了句年轻人速度真快,一会儿就在一起了,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今天的大家也是动力满满哒(个屁)。